当前位置:首页 > 人物春秋

身先士卒陈安宝
发布日期:2015-07-07                  浏览次数:


1891年陈安宝出生浙江黄岩县横街乡马院村。家境贫寒,少年父母双亡,自幼聪明好学,敢作敢为。得以免费在当地作新小学读书。他学习成绩优秀,尊师敬长,深受老师的喜爱和同学们的拥戴。由于家庭生活窘迫,陈安宝中途辍学。清末时期,朝政腐败,国事衰微,陈安宝立志寻求民族革命,富国强兵之路。不久辛亥革命爆发,陈安宝在革命浪潮影响下,决心从军救国。
1916年,陈安宝从保定军校毕业,服役于当时浙江陆军第2师,担任排长和连长。作为一个军人,他执行命令坚决,作战勇敢,善于与士兵打成一片,颇有大将之才,深受长官的赏识。但当时国内形势混乱,军阀内战连绵不断,黎民百姓痛苦不堪,陈安宝深感救国强兵之志无法实现,经常闷闷不乐。
1926年7月,北伐开始,国民革命军攻势凌厉,势如破竹,进入浙江、湖北、江西等地。陈安宝认为这是实现国家民族统一的好时机,决心参加革命军推翻、扫除腐朽的北洋军阀势力,竭力报效民族和国家。他随当时所在的部队加入北伐军的行列,担任第26军第1师营长与第6师第33团营长,参与了北伐时期的许多次重大战役。
1930年春天,被提升为第6师第33团团长。
1931年,又被任命为第17旅旅长。
1932年,陈安宝调任为第79师副师长,
1935年晋升为第79师师长。
1936年,他率第79师驻在贵阳南部的独山镇。“西安事变”后,第79师奉令调到陕西潼关一带驻防,受第46军军长樊崧甫节制,与东北军对峙。不久西安事变和平解决,蒋介石同意国共合作,共同抗日,当时陈安宝将军深虑内战大爆发,必引起亡国危险,因而,他对和平解决西安事变,避免内战,一致抗日表示衷心的拥护和赞成。
1937年7月7日,芦沟桥事变爆发,第29军官兵在北平南苑一带奋起抵抗,佟麟阁、赵登禹两将军壮烈殉国。时任第79师师长的陈安宝将军闻讯热血沸腾,上书第4预备军司令长官请缨抗战,多次请缨上阵杀敌。不久,陈安宝将军奉令率全师到河南省辉县一带集结,加入程潜将军领导的第一战区的战斗序列,准备在平汉路一线阻止日军。
1937年8月13日,日本侵略军又在上海发动大规模的武装进攻,妄图一举攻占我政治、经济重镇上海,逼迫首都南京,迫使政府投降。在全国抗日高潮的鼓舞下,政府集中全国海、空军三分之一以上的精锐陆军,保卫上海,抵抗日军的进攻。由于上海地区地形狭小,有利于敌人集中海、陆、空军的优势炮火,而我方装备低劣,损失很大。
8月30日,日本侵略军大规模进攻上海。时驻防上海的第88、第89两师,伤亡惨重,由第11师接防。日军继续猛攻,敌舰上远程炮弹,如雨点般向我军阵地轰击。敌机三架一组,九架一队轮番轰炸,第11师也溃不成军,转由胡宗南的第1师接防。
10月,陈安宝奉命向南开拔到松沪一带。
10月底,陈安宝将军奉令率第79师星夜增援淞沪前线抗日军队。
11月5日,日本侵略军由于强攻上海不下,于是利用其海空优势火力的掩护,让日军第6、第18、第114师团在杭州湾金山卫登陆突袭,妄图分兵侵犯平湖,从西面截断我沪杭路交通,攻击我上海守军侧背,达到击溃我部,突破上海我部防线的目的。在这万分危急的时刻,第79师在陈安宝将军率领下刚好到达嘉兴,马上以急行军速度连夜赶到平湖以东,在独山、虎啸桥、广陈镇一线布防。
6日凌晨,第79师刚进入阵地,就与日军展开了激烈的战斗。日军在飞机、海军炮火的掩护下,向第79师的防线发起了猛烈冲击。第79师担任的防线近八十里,兵力不足,装备也很差,但是陈安宝将军亲临前线,指挥抗战将士,从容应战,打退了日军的一次次进攻。阵地前面躺满了日军的尸体,全军将士却越战越勇,坚守该线阵地达10天之久。
15日夜,陈安宝才奉命率领部队到崇德,扼守临平以东、沪杭路及运河正面等地。坚持该防线数月,完成了上级交给的阻击牵制敌人的任务。
1938年2月,陈安宝奉命率部队从诸暨渡富春江向余杭的敌人攻击。2月14日,陈安宝采取“围城打援”的办法,用一部分兵力直扑余杭城垒,另一部分则在中途设伏,袭击从杭州方面来的敌援军。中途设伏的部队与敌援军激战一昼夜,敌人损失惨重,用20多辆载重车载尸逃回去。
3月1日,部队向东分兵越过京杭国道,突入敌后,在德清、崇德,新市、青镇及铁道、公路、运河沿线一带活动。79师在敌后开展政治工作,安抚在侵略军铁蹄下幸存下来的黎民百姓,收编了当地民兵五千多,还在杭州、嘉兴等沦陷城市秘密埋伏人员,组织力量抗日游击队,准备约定日期举行暴动。并多次与日军进行作战,其间击毙敌人、缴获枪械、炸毁车辆、击沉艇船无法统计。粉碎了日军的数次扫荡,使浙西根据地得以巩固发展。
1938年6月,第79师奉令沿杭徽路经祁门、浮梁到达东乡一带活动。7月下旬,陈安宝因战功升为第29军军长兼79师师长,管辖第40、第79两师,他率部队进驻江西永修,在徐家埠、吴城以北地区布防。
8月20日,日军第101师团进攻长江南岸星子。陈安宝率79师星夜进占德安以北的乌石门一带阵地,掩护友军安全移动。
9月上旬,德星公路西孤岭、烂泥塘一带友军第52、第159、第160、第190各师伤亡过重,局势相当紧张,陈安宝受命率领79师驰赴接替。11日,在隘口与敌101师团开始接触,40师也加入了战斗。日军凭借鄱阳湖海炮及陆空军优越武器向我连续进攻。陈不眠不休、督部奋战,并不时组织反攻,坚守了31个昼夜。这一阶段,陈安宝与叶肇、王敬久两军奋勇抵抗,一共坚持三个月。
10月中旬,79师因伤亡过重,抽回整休补充。
12月,陈安宝专任军长,79师师长一职由副师长段朗如继任。同时,第102师归入26军建制,编为甲种军。陈安宝将军率部担任至德湖口和鄱阳湖东南岸守备任务,在该地的第26师也归属于陈安宝将军的麾下。
1939年2月中旬,东京日军大本营陆军部同意冈村宁茨中将的建议:为了确保武汉几十万日军战养补给,必须确保长江水路交通这条生命线。日本天皇批准了攻占南昌计划,并派教育总监西尾寿造大将和陆军大臣板垣征四郎中将来华主持协调这次作战。冈村宁茨得到命令,立即着手调动集结部队,抓紧进行战前准备。
2月28日,在重庆的蒋介石和统帅部的将领们,已从武汉日军集结的种种迹象中,判断出:日军第11军将进攻南昌。当即电令第九战区代理司令长官薛岳将军;速将武长路上可移动之兵力增进永修、武宁一带,而主力出击部队应用于武宁方面。陈安宝率领79师从浮梁兼程到东乡部署抚河和鄱阳湖防务。
1939年3月,日军越过修河进犯南昌。日军凭借其大量的汽车、舰船和优良的装备,迅速调动集结了第101、第106、第116、第6等四个主力师团的兵力,以及重炮兵四个半联队,战车一个半联队和海军、空军一部,在第十一军司令官冈村宁次指挥下,从3月17日拂晓开始,分三路向鄱阳湖西面中国军队全线发动进攻。中国各部队措手不及,仓促应战,陷入了全线被动的状态。3月23日,吴城失守。
3月26日,日军迂回包围了南昌城,并在南昌城和市郊与中国第32军一部、南昌市警备队展开激烈巷战和争夺战。全城火光冲天,狼烟四起,喊杀声震天。大街小巷,无处不在展开惨烈的肉搏战。3月27日夜。南昌城停止了枪声,日军完全占领了市区。
4月上旬,敌201师团佐滕旅团一部窜抵梁家渡西岸。4月16日。蒋介石命令第九战区反攻,限令薛岳夺回南昌。下旬,79师段朗如部奉命与预10师、16师同归第32集团军总司令上官云相指挥,79师接受了攻袭南昌的任务,其抚河遗防由26师周旅接替,陈安宝仍然担任鄱阳湖东南岸和抚河东岸的守备。4月25日,79师开始行动,由于指挥失当,到27日,仍未奏功。陈安宝急忙从东乡驰赴进贤,准备就近从中匡正。28日,他力促段朗如渡河指挥,要段所部79师和26师王旅速向南昌进击,并一再劝勉。29日,得到总司令部电讯,段朗如渡河后同敌人稍有接触就南向新村墟逃走了。陈安宝开始不相信这是事实,因为79师是他亲手训练的主力部队,等到证实后,他难过得好几天没有吃饭。
5月3日,上官云相集团军所部第29军军长陈安宝中将接到命令,令他率预5师、26师和79师的237团攻击南昌,限5日到达,时间只有三天。当时因日期急迫,陈安宝未等部队全部调齐,就先行带领幕僚奔赴荏港指挥,并命令预5师和237团迅速集合从瑶湖经过红门桥,约定本月5日突入南昌。4日晚上,陈安宝带着第79师王团和26师主力在荏港渡抚河。半夜时分,已进抵抚河以西的支流,由于渡船太少,加上躲避敌机侦察轰炸,到5日上午11时才潜渡完毕。部队渡过河后,立即在敌据点间曲折的田径上跑步前进,准备从铁道西边向南昌挺进。
5日下午2时许,部队通过公铁路抵达沙窝章村,先头部队周团遭到敌人袭击。不久,周团在桐树庙西北高地被敌军粘住,同时,在军、师部后面的通信连,辎重排和王、谢两团也被高坊的敌人拦腰截断。陈安宝当机立断,命令周团迅速赶走正面的敌人继续前进,一起赶跑高坊的敌人,准备和被截断的各部队联络。等到4时30分,因为敌军盘踞的各个据点工事坚固,前面和后面的战斗都没有进展,部队与敌人胶着于高坊北端的夏庄、吴庄、沙窝章村和西北高地山里姚、龙里张一线。
6日拂晓后,日军向陈安宝的部队发起攻击,炮火比昨天更加密集,步兵也增加了,六架飞机不断轮流轰炸,陈部所占地域狭小,伤亡十分严重。他仔细察看周围地形后,知道白天不容易突围,就督令将士沉着应战,准备在天黑后冲破敌人的包围圈继续向南昌挺进。
午后4时,战斗越来越激烈,敌军一部分已侵入桐树庙西北高地,直接威胁到整个部队的安全。陈安宝急率师长刘雨卿、参谋长徐志勖督促带领身边仅余的特务排向敌人反攻,很快夺回了被敌侵占的桐树庙西北高地,而刘师长却负伤了。
5时10分,左翼龙里张方面敌我格斗已陷于混战状态。陈安宝留下的预备队已经用完,他就带着随从官兵冒着猛烈的敌机炮火赶往督战,在中途的田塍上,不幸中了敌弹,伤及心脏,壮烈殉国。时为民国28年(1939)5月6日下午5时15分。
5月7日。正在策划组织反攻南昌的薛岳将军,惊闻陈安宝军长以身殉国的噩耗,悲痛欲绝,泪如雨下。
反攻南昌的战斗已进行了半个多月。薛岳将军面对旷野之上尸山血海,深知已无法克复南昌。决心主动承担南昌失守责任,向蒋介石去电:“安宝南浔苦战,迭挫凶锋。今安宝壮烈殉国,伤悼已深,敬请重恤。岳指挥无方,南昌未克,而丧我忠良,敬请重罚,以慰英烈。”
蒋介石接收到薛岳电报的当天,向薛岳和第三战区顾祝同上将回电:“国军对南昌之攻击兼旬,师久无功,屯兵坚城之下,敌已有备,难以奏效。令第三、第九两战区停止对南昌之攻击。”
5月9日。我军已完全停止攻城,南昌会战结束。此次会战,日军伤亡共计:24000余人;中国军队伤亡总计:51378人。
1939年夏,陈安宝烈士的灵柩运回家乡,安葬在家乡横街山,沿途数万群众设祭,悼念抗日英雄魂归故里。
1940年7日7日,国民政府发布命令,追赠陈安宝烈士为陆军上将。褒扬令中提到:“陆军第29军军长陈安宝,久经战阵,夙著勋劳,珔领军符,盖以捍卫国家自矢,南浔诸役,督率所部,奋勇转战,屡挫凶锋,不幸在莲塘阵地殉职,深堪轸悼,应予明令褒扬,交军事委员会从优议恤,生平事迹,存备宣付国史馆,以彰忠烈。”
1940年8月,中国共产党也在延安为抗日民族英雄张自忠、陈安宝、郑作民、钟毅绪将军举行公祭,延安各界举行追悼大会。在中央大礼堂举行追悼大会时,悬挂着毛泽东主席的《尽忠报国》、朱德总司令的《取义成仁》、周恩来副主席的《为国捐躯》和各方面的挽联很多很多。朱总司令在会上讲了话。会后,大会给张、陈、郑、钟诸将军的家属都发了慰问电。
1979年4月,黄岩县人民政府拨专款将陈将军的坟墓修葺一新,以让我民族子孙后代永远悼念这位为国捐躯的英雄。
1983年12月,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政部正式追认陈安宝将军为革命烈士,并给其家属颁发了烈士证书。

(中共路桥区委党委研究室)

【打印本页】【关闭窗口】

分享到:
0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