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台州印记

日寇飞机轰炸“海门医院”实录
发布日期:2017-10-17                  浏览次数:

日寇飞机轰炸“海门医院”实录


赵传正口述  里长执笔


1938年9月24日(阴历八月初一),火热的夏天刚刚过去,天气已稍稍转凉,海门的振市街头人来人往,热闹非常,加上当天码头上有“舟山”轮靠岸,给城市增加了几分喧闹,号称“小上海”的海门又迎来详和热闹的一天。

位于东振市街中段的海门医院、隔壁的海门海关、对面的振市公司都处在热闹的地段。上午,海门医院院长、我的父亲赵国玉医师接到隔壁海关一位先生的约请,到他家里给他的儿子出诊,吃过早饭后提着出诊箱准备出门。两个儿子赵武和赵英也吃过早餐准备去上学,而母亲孙兰英刚生完孩子,二女儿还未满月,在楼上的床上休息。家中的保姆则带着几个年幼的孩子楼上楼下地玩耍着,家里一片平静。

上午九时不到,突然小山头的警报器发出刺耳的叫声,大家知道有敌机要来了。上几天警报也叫起过,但都有惊无险。大家正在观望着,天空响起了飞机的巨大轰鸣声,从椒江北岸飞来三架日本飞机。因为是第一次空袭,又没有组织疏散,大家一片惊恐,只好四处乱逃乱躲。

飞机在空中盘旋几圈后就向着热闹的振市街中段扔下几颗炸弹,巨大的爆炸声伴随着房屋的倒塌声,海门医院四间房子在烟雾中不复存在,被炸成了一片瓦砾。

据当年只有9岁的大哥赵武和7岁的二哥赵英回忆:那天刚吃过早餐准备上学,突然听说敌机飞临,便奔跑着跟着父亲赶紧跑到二楼前面窗台看敌机。只听到一声巨大的轰炸声后,后面屋子就全倒了,两人转身往楼梯头跑,但楼梯被炸跨的木板盖住了。父亲果断将两个男孩从楼梯头一一踹到楼下,自己也跟着跳下来,牵着他们就往码头上跑,一直跑到停靠在岸边的轮船上。

一直等飞机飞走后,父亲才敢带着孩子们回到家。这时,对面振市公司和医院前后的邻居们也过来帮忙抢救,将埋在瓦砾中的人挖了出来。母亲虽然从二楼掉下来,但因为身上裹着一床棉被,被倒下木片压在大床靠背板之间,身上虽有擦伤但并无大碍。和母亲躺在一起的尚未满月的二女儿却摔出棉被外,又埋在废墟中,救出时身上还有余火在燃烧,右腿骨折,内脏挤压损伤,上吐下泻的全是鲜血,属于重伤,幸亏生于医生之家,经过半年的治疗才捡回一条小命。可怜年仅3岁多的四弟赵豪,头被倒下来的房樑压扁、颈部断了,全身鲜血淋漓,已经没有了呼吸。最惨的是来自洪家的保姆,全身已被炸得支离破碎、血肉模糊,一条大腿被炸飞到附近的树枝上挂着,惨不忍睹……

父亲忍着失去亲人的巨大悲痛和对日寇的滥杀无辜的愤怒处理完后事,想着一定要把这一切事实记录下来,便请边上熟悉的照相馆老板拍下被日寇飞机炸毁房屋的照片,并在照片后题字铭记罪证。

这是日本飞机第一次空袭海门,在此后几年里仍然有不断的空袭炮击,海门的老百姓人心惶惶,不得安宁,纷纷走上逃难的道路,昔日的“小上海”繁华不再。

我家在抗战中遭受的国恨家仇是我们民族苦难的一个缩影,也是我们家永远的话题。每每看到安倍的谈话,日本新军国主义的动向,我们和国人一样感到不安的愤慨,要牢记历史、警钟长鸣。

(赵传正,生于20世纪40年代,系海门医院创始人赵国玉之子。海门医院开设于1930年,后迁大关前。)

 

 


【打印本页】【关闭窗口】

分享到:
0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