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党史研究

外国记者、作家和学者评说长征
发布日期:2017-05-17                  浏览次数:

外国记者、作家和学者评说长征


编者按:红军长征是人类历史上一次伟大的壮举。80年来,长征一直为外国记者、作家和学者所广泛报道、记述和研究。红军在长征中所表现出来的英雄气概和斗争精神超越了时空,走向了世界,长征精神已成为激励世界人民为理想和信仰克服困难、坚持前进的巨大精神动力。编者特从众多外国记者、作家和学者相关著作中辑出他们对红军长征的评说,来观照一下外国人眼中的红军长征。

 

冒险、探索、发现、勇气和胆怯、胜利和狂喜、艰难困苦、英勇牺牲、忠心耿耿,这些千千万万青年人的经久不衰的热情,始终如一的希望,令人惊诧的革命乐观主义情绪,像一把烈焰,贯穿着这一切,他们不论在人力面前,或者在大自然面前,上帝面前,死亡面前,都绝不承认失败——所有这一切以及还有更多的东西,都体现在现代史上无与伦比的一次远征的历史中了。

不论你对红军有什么看法,对他们的政治立场有什么看法,但是不能不承认他们的长征是军事史上伟大的业绩之一。在亚洲,只有蒙古人曾经超过它,而在过去三个世纪中从来没有发生过类似的举国武装大迁移,也许除了惊人的土尔扈特部的迁徙以外,对此斯文·赫定在他的著作《帝都热河》一书中曾有记述。与此相比,汉拔尼经过阿尔卑斯山的行军看上去像一场假日远足。另外一个比较有意思的比较是拿破仑从莫斯科的溃败,但当时他的大军已完全溃不成军,军心涣散。

红军的西北长征,无疑是一场战略撤退,但不能说是溃退,因为红军终于到达了目的地,其核心力量仍然完整无损,其军心士气和政治意志的坚强显然一如往昔。共产党人认为,而且显然也这么相信,他们是在向抗日前线进军,而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心理因素。这帮助他们把原来可能是军心涣散的溃退变成一场精神抖擞的胜利进军。进军到战略要地西北去,无疑是他们大转移的第二个基本原因,他们正确地预见到这个地区要对中、日、苏的当前命运将起决定性的作用。后来的历史证明,他们强调这个原因是完全对的。这种宣传上的巧妙手法必须看成是杰出的政治战略。在很大程度上,这是造成英勇长征得以胜利结束的原因。

——(美)埃德加·斯诺《西行漫记》(1937)

 

他们被迫采取有史以来的一次伟大的远征。由红军主力组成的九万名武装人员于一九三四年十月十五日用突然袭击的方式冲破了四道防线,开始了现在举世闻名的“长征”。在二万五千里的路程中,红军经过了世界上地势最为崎岖的乡野,弯弯曲曲地折向南方和西方,然后绕一个大圈子直奔北方而去。总共翻过了十八座大山,渡过了二十四条河流,走了一年多的时间。一路上,还打了许多仗,穿过六个不同的少数民族地区,还涉过了荒无人烟的西部大草原。在整个长征过程中,红军都宣告,中国必须为抗日战争的到来做好准备。内战的情况是如此紧急,已经逼得他们踏上如此艰苦的旅程。他们利用这一点向十一个省的人民宣传民族团结的必要性。

——(美)安娜·路易斯·斯特朗《人类的五分之一》(1938)

 

事实、数字和一路上千山万水的名称,都不足以说明红军长征的历史性意义,它们更不能描绘出几十万参加长征的部队的不屈不挠的奋斗精神,以及他们所遭受的苦难。

红军在饥馑中作战,终于冲破了敌军在甘肃边界的工事,涌入甘肃平原。这是一支褴褛不堪、瘦得只剩下骨头架子的部队,成千上万的人咳得喘不过气来,可是它还能一师又一师地击破军阀部队,夺取大米、制服和药品。这时,毛泽东的队伍只剩下二万人——称得起是世界上最顽强、最结实、最有政治觉悟的老战士。

——(美)艾格尼丝·史沫特莱《伟大的道路:朱德的生平和时代》(1955)

 

黑夜沉沉,朦胧的黎明前时分,遥望辽阔而古老的亚细亚莽原上,一条苏醒的金光四射的巨龙在跃动、跃动,这就是那条威力与希望化身的神龙!他们是些善良的,志气高、理想远大的人,交不起租税走投无路的农家子弟,逃自死亡线上的学徒、铁路工、烧瓷工,飞出牢笼的鸟儿——丫环、童养媳,有教养的将军,带枪的学者、诗人……就这样汇成一支浩荡的中国铁流,就这样一双草鞋一根土枪,踏上梦想的征程!

——(意)B·瓜格里尼《致中国长征英雄们——献给毛泽东》(1953)

 

我到延安时,才知道“长征”的意思。这一现代的奥德赛史诗,是无以伦比的。在参加长征的许多官兵的心里,这一经历永远难忘,记忆犹新。朱德和其他将军、以及其他的老红军战士,给我讲了许多详细的情况。总的来说,他们虽然各有感受,但有一点是共同的,那就是:长征是艰苦的冒险,长征的历史是人类的勇气与怯懦、胜利与失败的搏斗。特别应当指出的是,这一行动要战胜敌人和恶劣的自然条件,需要坚定不移的勇气。

尽管损失相当大,毛的军队还是能够到达目的地西北。红军幸存的主力部队,备尝炮火和无法形容的艰苦,炼成钢筋铁骨。他们都是有坚定的政治信念和不屈不挠精神的人。

——(德)王安娜《中国——我的第二故乡》(1964)

 

长征是中国人民的重要精神财富,人们对长征满怀民族自豪感,并用以提高千百万青年人的觉悟。“红军帽”将世世代代传下去,传给中国社会各个阶层,传遍中国现在所进行的现代化事业的各个领域,甚至在国外,在新加坡、旧金山等地,长征也被视若“天路历程”,而铭刻在华侨青年的心中。中国的教师把长征视作为理想而斗争的典范,用长征来教育下一代。

长征集中体现出一种新的精神,共产党已将这种精神灌输到当代中国人民的生活中,并且希望世世代代传下去。不管长征的继承人如何利用长征谋求政治上的好处,这支伟大的军队在1934-1935年通过集体和个人所表现出的真正大无畏精神,必将受到全世界世世代代人民的景仰。

——(英)迪克·威尔逊《1935年的长征:中国共产党为生存而斗争的史诗》(1971)

 

对于共产主义运动来说,长征不仅赢得了巨大的声誉,而且取得了政治上的成功,在很大程度上促成了新的统一战线。共产党向当时还不知其宗旨甚至还不知其存在的人民群众做了广泛的宣传工作。

长征引起许多青年学生的敬佩和同情,在他们中间激起了浪漫主义的革命倾向,使他们受到鼓舞,奔赴延安。随着长征由南到北跨越中国大陆,内战也就由局部扩展到全国。这就更加有力地证明,在日本侵略日益加剧之时打内战,显然是不得人心的。

——(法)吉耶马《中共党史(1921—1949)》(1972)

 

长征十万人中大约只有七千人走完了征途。但不能仅仅从数字上看问题。人牺牲了,但忠于事业、忠于信仰的献身精神不死。长征是一次解放。长征既打破地域上的隔绝状态,又解除了人们心理上的桎梏,使人们的思想从古老的狭隘的乡土观念中解放出来,在人们面前表现出国土之辽阔,揭示出民族精神遗产之博大。长征塑造了一代新人,这代新人在不到二十年的时间里,就推翻了两千年来停滞不前的伦理体系和政治制度。长征简直是将革命划分为“公元前”和“公元后”的一条分界线。其后发生的一切事情,都要从这个举世无双的奇迹说起。

——(美)威廉·莫尔伍德《中原逐鹿:蒋介石和毛泽东为控制中国而进行的斗争》(1980)

 

长征及其精神遗产为塑造非凡的中国作出了重要贡献。对刚刚崭露头角的新中国来说,长征的意义绝不只是一部无与伦比的英雄史诗。它是克服落后东西的必要因素——国家统一精神的提示。

——(美)布热津斯基《一个美国家庭重走长征路》(1981)

 

对于那些经受了严峻考验的幸存者和为幸存者生死搏斗的事迹所激励的人们,长征的经历不管当时有多么艰苦,却使他们重新产生了希望,并加深了使命感。人们必须先有希望然后才有行动,不仅需要有理想和使命感,还必须有通过自己的行动而能够实现其理想和实名的希望和信心。在中国共产主义运动的历史上,再没有哪一件事,像长征及长征中的传奇性事迹那样能够给予人们以这种极为重要的希望和信心。也就是使人们树立一种信心,并以此激励别人。这种信心,不仅表现在相信人们能够按照共产主义理想创造未来,而且表现在对最终实现这种理想所必需的价值观念深信不疑。现在大家所热爱的毛泽东主义的那些高尚情操,如奋斗不息、英勇牺牲、严于律己、勤奋不懈、无所畏惧、大公无私等,不仅为毛泽东所提倡,而且在每个参加长征的老战士身上体现出来,得到发扬光大。这些高尚情操是他们的行为准则,并被视之为他们所以能够九死一生,他们为之献身的革命所以没有被扑灭的必不可少的条件。这种不图安逸的价值观念,构成日后被誉之为“延安精神”的核心。

——(美)莫里斯·梅斯纳《毛泽东的中国及其发展:中华人民共和国史》(1985)

 

一九三四年中国革命的长征却不是什么象征,而是考验中国红军男女战士的意志、勇气和力量的人类伟大史诗。它不是一般意义上的“行军”,不是战役,也不是胜利。它是一曲人类求生存的凯歌,是为避开蒋介石的魔爪而进行的一次生死攸关、征途漫漫的撤退,是一场险象环生,危在旦夕的战斗。

长征是一篇史诗。这不仅是因为纯朴的战士及其指挥员们所体现的英雄主义精神,还因为长征实际上成了中国革命的熔炉。它锻造了在毛泽东领导下打垮蒋介石、夺取全中国的整整一代的人和他们兄弟般的革命情谊。

任何比拟都是不恰当的。长征是举世无双的。它所表现的英雄主义精神激励着一个有十一亿人口的民族,使中国朝着一个无人能够预言的未来前进。

——(美)哈里森·索尔兹伯里《长征——前所未闻的故事》(1986)

 


【打印本页】【关闭窗口】

分享到:
0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