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党史研究

护理一江山岛战斗伤员
发布日期:2017-06-09                  浏览次数:

护理一江山岛战斗伤员

李春芳


解放一江山岛战斗刚结束,我便听到台中同学已参加解放军伤员的护理工作了。我急切地跑到村里对村干部说:“如果需要担架队,我报名!”可惜我们村没有这项支前任务。

第二天上午(一月二十二日,农历十二月廿九)学校召开动员参加解放军伤员护理工作的会议。我立即签上名,并在会上表示了决心。

下午,我们就来到解放军伤病医院,分配我的房子里有一位叫李云华的解放军伤员,肩胛骨被炸碎了,他的手臂与脸上还有许多血迹。我盛来洗脸水,轻轻地为他擦脸洗手臂,他感激地连声说:“谢谢。”我说:“你们英勇战斗,我们做这些,完全应该。”接着,我倒痰盂,清理房间。由于是头一天吧,我看到隔壁病房还没有服务人员,我就兼着护理,我一个人承担了十几个伤员的服务工作:搞卫生、读报纸,有一半伤员还得我去喂他们吃饭。有慰问信分下来了,我就坐在他们床边给他们读信……

让我感到为难的是他们中多数不能自己起来大小便,需要我揣便盆、拿尿壶帮助。我,一个女同学,确实有些害羞。但是想到自己在大会上表示过决心“不怕脏、不怕累、不怕一切困难,坚决出色完成任务”,就大起胆子去干。

这一天,到晚上七点我才离开医院。虽然很累,但是我觉得今天工作太有意义了,心里很是高兴。

回到学校,在办公室汇报一天工作,我发现桌上有腊梅花,发出阵阵令人振奋的清香。我想,明天我去伤员房间也插上这些花,那不是很好吗?第二天一早,我在学校的梅树上选下好几枝。一些同学听说我要为伤员房间送腊梅花,也跟着来采。于是很多伤员的房间第二天都有我们振华中学的腊梅花,病房里梅香阵阵。

我平时喜欢唱歌、唱戏,为了让伤员同志安心养伤、早日康复,我在护理病房时也唱歌唱戏给伤员听,很受他们欢迎。后来两边病房的伤员也邀请我,于是我便轮流着一间一间地去唱,唱得大家高高兴兴。

有些伤员想给自己家人与首长写信,要告诉他们自己的近况与胜利的消息,我就为他们代表。在护理期间,我一共帮助伤员写过八封信。有些伤病员要买日常用品,我就替他们代办;有些衣服、裤子、鞋子脏了,我就给他们洗刷干净;发现有衣裤破了,我就带了针线给他们缝补好;有一位伤员的裤腿太长了,我就拿剪刀针线为他修改好;还有一位伤员的毛线衣袖口破了,我就带来毛衣签,为他重结袖子。我觉得自己能给解放军伤员多一份方便,心里就多得到一份愉快。

解放军伤员对我们也很好,李云华伤员曾几次鼓励我争取入团,要求经常与我通讯;我送给他一条红领巾与一本日记本,他愉快地收下了。一月二十七日,当我听到多数伤员要与我们分手转往其他医院时,不觉难过得流下眼泪,这时病房里几位伤员都来安慰我。

二月一日下午,我们到船码头告别转院的伤病员。一位叫翁贵祥的伤员,拿出祖国人民赠给他的抗美援朝纪念金笔,要送给我留念。见我不肯收,他流下了眼泪。我只好先收下,后又偷偷地放回他的口袋,直到傍晚大船开动时才告诉他:“我收下了你的情意了!”还有一位叫王书良的伤员,生怕天黑我们上下船不便,他竟亮着手电,一直站在船舱门口,知道大船驶远了……

这一切,让我都永远难忘。我觉得今年的寒假是最有意义的寒假。

(引自1955年寒假工作总结大会上李春芳同学的发言材料,出自《临海市城西中学校志》)


【打印本页】【关闭窗口】

分享到:
0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