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党史研究

乐清湾上永不退色的记忆
发布日期:2017-09-07                  浏览次数:

                               赵加财口述    赵林飚执笔

 

    看着门前乐清湾江面上架起的跨海大桥,我的心情真如当年乐清湾江面发生烽烟滚滚一般久久难以平静。时间真的很快,过去了半个多世纪了,但亲历往事历历在目,激烈的枪声仍萦回在脑海中。开辟乐清湾海上游击根据地,掩护部队撤退时进行激烈反击战,营救阮禾秀同志脱险,送情报多次化险为夷,使部队取得节节胜利。回想这一幕幕发生在大青岛上不寻常的历史,我感到无比光荣和自豪。

    我于1944年10月开始参加地下革命工作。当时游击队还没有进驻,部队先派九指(因他大青有亲戚)等人到大青岛,对乐清湾的地域及海山各岛进行侦察。大青岛各方面条件较好:一是地域条件好,大青岛与三县(温岭、乐清、玉环)交界,江面到陆上距离基本差不多远,大青岛形似斗笠总高峰近80米,1人站顶峰放哨,可瞰视乐清湾江面的情况,进退灵活,有利开展海陆两栖游击战;二是群众基础较好,所以部队决定在大青岛建立中心根据地。那时我刚高小毕业,从乐清南塘街娘姨家回到家。一个深夜,部队领导在潘耕田的引领下来到我家,讲革命的道理。那时我是14岁,思想活跃,接受思想也快,就瞒着父亲偷偷去活动,去做我青少年伙伴的革命思想工作,并逐步向群众宣传革命的道理。后来我知道这一年是为部队开辟大青岛为中心的乐清湾海上根据地作准备。1945年6月22日,永乐总队将第三、第六两个中队组成海上大队,扩充到220多人。大队长兼政委郑梅欣率领海上大队挺进乐清湾。当时为了革命工作的需要,我拜郑大队长为干爹。为什么要挺进乐清湾开辟革命根据地呢?当时永乐总队在积极开展抗日自卫斗争中不断壮大,深得永嘉乐清两县及附近各县群众的称赞与拥护,但国民党当局却深感不安,妄图把这支新生的抗日队伍扼杀在摇篮里。1945年4月中旬,国民党政府从抗日前线调回主力三十三师、二十一师各一部以及二十八军学兵营和浙江保安三、四团再加上附近7个县自卫大队,共6000多人,以10倍于游击队的兵力,向永嘉乐清根据地发动“清剿”。中共瓯北中心县委和总队决定留第四中队在内线监视国民党行动,掩护地下党和就地坚持斗争外,总队部及其他各中队跳出国民党军包围圈、向外线转移,开辟新的游击根据地。因为乐清湾地处乐清、温岭、玉环三县交界,北靠雁荡山、东连漩门港、南临瓯江口,是扼上海至温州的海上交通咽喉。因当时海湾内有数十座岛屿,交通全靠木帆船,有利于部队两栖活动,当时乐清湾沿海形势复杂,各种反动势力各霸一方。福建沿海乌军蔡功部游弋于南北麂岛,洞头岛和瓯江口外,王湘卿股匪占据上下大陈岛,主要活动于披山岛等一带,玉环、温岭沿海城镇有浙江保安四团,护航大队与县自卫大队驻守。情况复杂使得渔民的安全和利益受到严重威胁,所以部队要采取灵活作战,打海匪既能搞到粮盐、经费等大量物资,又解决总部急需物品和经费供给。海上游击大队自1945年6月进驻乐清湾,直到1949年期间离开海上游击根据地。在4年的时间里,游击队坚持采取海陆两栖游击战,建立了以大青岛为中心海上游击根据地,紧紧依靠海陆根据地打击国民党当局和地方反动势力,取得反“围剿”斗争胜利。不断发展壮大的部队,锻炼培养了一大批部队指战员和地下党员,配合地下党组织开展工作,开辟新区和游击根据地,极大地推动了活动区域革命形势的发展,筹集大量的经费和物资,竭力为中心县委和浙南特委解决供需困难,每次都圆满完成了上级党组织交给的任务。在此期间,上级交给我的主要任务就是送情报,部队在大青岛西跳庙建立情报站,开一间供销合作商店作掩护。因当时我人小机灵不容易引起敌人的怀疑,又有点文化,后都称我为“机灵的小交通员”。在送情报中,几次遇险。一次是在1947年8月15日。部队领导交给我送一份重要情报,杨大妹送我到西门头上岸,杨大妹把木船开回家。我走到江厦枫山被敌人(外海水警大队)发现 ,眼看敌人已追上,怎么办?急中生智,见眼前有座寺庙,快步跑进寺庙,求老和尚救救我。看到敌人在追我,和尚明白了,气愤地说:“连小孩都不放过。”。他立刻把我带到寺庙厨房柴仓,叫我快躺下,将整捆柴拆散盖在我身上。敌人随即就到,把整个寺庙里外翻了个遍,用刺刀往盖在我身上的柴草上刺,差一点点就刺到我身上。敌人看无发现一丝痕迹就走了。老和尚舒了一口气说:“你差点没命。”老和尚把我带到寺院后门,“孩子快走,敌人可能会回来的”。在老和尚的掩护下,我终于脱险了,直奔部队,出色完成了上级交给的任务。不知名的和尚在我心里一直惦念着。第二次是1947年10月20日。海上大队有紧要任务,要我立刻把信送到乐清朴头情报联络站领导林小玉。大青篷船送我到朴头上岸,天还没有亮,狗在汪汪叫着,我感觉有点不对劲,警觉起来,赶紧把情报藏到破棉袄最秘密的地方,刚走出一段路,就被敌人(浙保四团)包围住,把我关在审问室里,在我身上搜了好几遍没有发现情报,就进行拷问,说我是游击队地下党。那时我17岁,个子像小孩子一样,我说朴头有亲戚叫林小玉,我用坚定的口气说是走亲戚办点事。敌人把林小玉叫来对质做担保。后在情报站的掩护下,化险为夷。为了革命抛头颅,洒热血,想想我是幸运的。为了解放全中国 ,有多少地下共产党能逃过这一劫?由于出色完成每次任务,我于1946年2月接受部队预备党员的考验,经指导员陈清和金中队长介绍入党,于同年8月转为中国共产党正式党员,成为中心根据地第一个发展起来党员。后发展杨大妹还有坞根街头东里人老六,三人建立党小组,由我任党小组组长。在1947年期间由我和杨大妹介绍又发展,叶开黎、杨阿玉、陈宗桃、张维宝4名党员,七人成立党支部,我任党支部书记。1948年下半年,由于我的情报工作外出多等原因,党支部书记由张维宝接任我任支委。这期间我清楚记得那场惊心动魄的斗争: 1946年9月15日,中共乐清中心县委书记邱清华、叶银龄、陈清和、郑梅欣、丁世祥等领导约40多人集中到大青岛中岙陈家老宅召开扩大会议,研究玉环地区等工作。部队为了形势发展的需要,精编缩减到50人(武工队)。会议开始不久,接到江岩岛老红军张加能赶来紧急报告,国民党即将进攻大小青岛。邱清华马上决定停止会议,迅速撤退到小青岛。可是时正11时,国民党7条包捆船,一个加强营,海潮只涨到一半不到,渔民都已出海捕鱼去了,剩有部队三条舢板船搁在海滩涂上。面对十分紧急的情况,我们立刻召开党小组会议,紧急发动党员和全岛群众30多人,奋力将船连推带扛下海,部队领导撤退刚要上小青岛时,敌人已到达大青岛西跳上岸,登岸后,形成三路包剿过来,大青岛干部群众机智应对,没有遭到大的损失。当他们追到离小青岛200米时,早埋伏在小青岛两个班的武工队做好战斗准备,敌人逼近100米时,集中火力,打退了敌人的进攻,敌人掉头就跑。部队领导考虑到国民党军吃了亏之后必定要来报复,当天晚上武工队动员撤离小青岛群众。17日浙江保安四团,外海水警大队300多人,驾着1艘机帆船、10多艘木帆船,从乐清东山埠出发,再次进攻大青岛和小青岛,捣毁大青岛部分民房,烧毁小青岛全部民房,连一座平水禹王庙都不放过。回想当时没有大青岛干部群众,后果将不堪想象。在《情系大青》电视剧中,真如丁世祥、周丕正等老同志说“如果当时没有大青岛的干部群众,就没有游击队,我们也活不到今天”。

    营救阮禾秀同志。1947年7月,阮禾秀同志正在大青岛叶开黎家楼上写材料。7月中旬一天,我当时正在岛上情报站给部队放哨,实际重点就是掩护阮禾秀同志。上午10时许,从温岭江厦方向向大青西跳驶来五只篷船,我一看,便知道情况不妙,我立刻判断出这是国民党的水警大队的船。于是我把情况急告禾秀同志。“好,待我把这几句话写好就走”。禾秀同志工作起来谁都叫不开,这种认真负责的态度使我从心底里佩服他。我再到外面一看,不得了,敌人约百来人,在沈定山水警大队的带领下,从大青岛西跳登陆了,我便马上转身催禾秀设法脱身。此时禾秀同志便立即把材料等随身物卷成一个布包,跑到东跳胡洪才家,一面把东西交给胡洪才妻陈三妹,一面接过一件旧衣服换上,并和胡洪才一起带上农具,装作去铲番薯杠,向东跳后山走去。这时敌人已登陆上岸,便分成三路向山上包搜过来,发现了他俩便哇哇直叫把他俩围在当中,敌人非常狡猾,把眼光落在禾秀身上,拿起禾秀手,一看白嫩不像种田地,就逼问,禾秀同志便说:“我是胡洪才的兄弟,我是赌博人,住温岭黄湾,现是来帮兄弟忙”。但敌人仍然怀疑,就把他押到西跳炮台里。一路上禾秀大声喊着说:“我是洪才兄弟啊!我是洪才兄弟啊!”这句话实际是暗号,使岛上群众统一口径。敌人把禾秀同志绑在柱子,对他进行审问,他就特意大声地把原先的话直说数次。沈定山见问不出什么东西,便命令手下对秀禾用刑,针刺全身,油烛烫脑,坐老虎凳,龙喷水和针刺十指等酷刑。但秀禾同志坚贞不屈,拒不承认,没有泄密地下党组织的半点机密。为了营救禾秀脱险,我们发动群众,先推举岛上很有声望的“三公”杨士秀和保长杨天福为代表,一面给沈定山送礼,一面说情委求他释放禾秀。沈定山心想:施尽酷刑也得不到一点情报,暗想还是放长线吧,并威吓说:“要我放他可以,如果是‘三五’(注:指革命游击队员),你们要杀头的。”沈定山还要全山群众在保证书上按手印作担保,如果以后查出他是地下党游击队,就要把担保群众统统杀掉。直到傍晚时,禾秀同志才被放出,当时他已经遍体鳞伤,走都走不动了。我们把他扶到情报站,为防意外,我和杨大妹在深夜驾小船把禾秀同志送到西门后山联络站。回顾当时情景,禾秀同志那种舍生忘死、坚贞不屈的精神,至今还感动着我激励着我。大青岛人民群众为营救禾秀同志,连死都不怕,这种大无畏革命精神至今使我们感到无比的自豪。

     回顾海上游击部队的卓越战斗历程,坚持在海上四年之久的游击队在极其艰苦的条件下,取得最后的胜利。这都是同大青岛人民群这一坚强后盾分不开的。做军鞋、送棉衣、掩护部队、护理伤病员、护藏粮食转运给陆上总部、逢年过节分散落户过佳节等,这些都大大鼓舞了部队的战士。部队为了解决岛上老百姓的实际困难,兴办学校,我曾是岛上的文化教员,指导员陈清和和大队长郑梅欣都还亲自编写教材;开设商店、救治病人、帮助老百姓搞生产建设等等。真是共甘共苦,风雨同舟,亲如一家。这种鱼水之情使人至今难以忘怀。正如毛主席说:“军民团结如一人,试看天下谁能敌?”解放后,当年的老领导陈法文、陈清和、郑梅欣、丁世祥、周丕正等老同志曾多次来大青岛看望乡亲们,一直牵挂着老区人民的生活和岛上的建设事业,真是无微不至的关怀。老首长们当年亲切的教诲仍在耳边响着“你们不管在什么情况下,都要充分发挥党支部的战斗堡垒作用”。

     现在,每当我迈步来到大青岛上雄伟而高大的纪念碑前,看到“乐清湾海上游击根据地纪念碑”的红色主题词在阳光下显得格外鲜艳,总是在想:这种为了人民的解放事业舍生忘死,前赴后继,勇往直前;艰苦朴素,共甘共苦;团结一致,奋发向上的革命精神,永远值得我们学习和继承发扬光大,也将鞭策和激励着我们的下一代为奋战“十三五”、实现“两个一百年”宏伟目标而努力奋斗!

乐清湾海上游击根据地给了我永远不退色的记忆!

(赵加财:男,汉族,1930年7月出生,浙江玉环人。1944年10月开始参加地下革命工作,1946年8月入党,期间主要从事情报工作。1947年2月,创建乐清湾海上游击根据地,成立党小组党小组,并担任组长(党支部书记),曾参与温岭的解放事业。解放后,曾任玉环县一、二届政协委员等,长期从事农村基层党组织工作。)


【打印本页】【关闭窗口】

分享到:
0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