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台州印记

圣堂会师马啸啸
——浙东浙南部队会师黄岩圣堂记述
发布日期:2018-07-03                  浏览次数:


陈献之

 

巍巍括苍山,见证了部队会师的光辉业绩;

悠悠黄岩溪,吟唱着革命先辈的英雄赞歌。

上郑圣堂,地处黄岩西部、括苍山麓,解放前属黄岩溪乡,西邻仙居,南接永嘉。这里,不仅拥有景色秀丽的山水风光和历史悠久的人文景观,而且具有光荣的革命传统,是革命先辈艰辛开辟的一块红色土地。在土地革命和抗日战争时期,中共党组织就在此开展了如火如荼的革命斗争。1948年4月7日,浙东台属“铁流”部队和浙南括苍支队在圣堂殿胜利会师。

早在土地革命时期,党组织就在此开展工作,播下革命种子。说上郑乡的革命故事,不得不提郑九院。郑九院是永嘉县溪口苍山桥头人,1930年参加红十三军,历经多次战斗,多次被通令缉拿。在这险恶的环境中,郑九院来到黄岩境内,在与永嘉接壤的黄岩溪乡抱料村(今上郑乡抱料村)外大湾里搭棚定居。郑九院到抱料后,公开以开荒种地为业,暗中仍从事革命活动。他用革命的道理把当地农民组织在一起,秘密建立了武工组,领导他们在当地开展武装斗争,铲除了团总戴凤显。1943年冬,郑九院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入党后,郑九院像一粒种子,在黄岩西乡生根开花。他先后在抱料、外坦、北山、马鞍山等村庄发展了10余名党员。到1944年春,又把武工组扩大为武工队,有队员10余名。他领导着这支队伍,活动在黄岩与永嘉的边境地区,巧妙地与敌人周旋。1944年11月25日,郑九院下山到宁溪赶集,下午回抱料途中,被埋伏在板料岭脚的歹徒枪杀。

在党组织的领导下,上郑分别发展了黄坦、下余、大溪、大溪坑、栗树坑、坑口的6个村的党支部。这与原括雁工委副书记王槐秋的努力是分不开的。为了便于开展革命工作,王槐秋提出以教书为掩护,在直坑开展隐蔽斗争。其间,王槐秋一边教书,一边开展革命活动,发展了林继法、郑老万两人入党。后来,建立党支部,由林继法任书记。

党组织建立后,重视发展自己的革命武装。王槐秋同志在直坑麻狸擂期间,就动员他们买几支火药枪。随后,确定党员林福柳为全村武装的中队长,前后用买、借的办法,共备足每人一支火枪。在1942年冬至1943年上半年前后,各村都建立自己的武装机构,逐步发展人民的武装力量。

1947年初,浙东工委决定成立中共台属工作委员会,确定以发展武装力量、建立革命根据地为中心工作任务,着手组织武工队,开展游击战争。同年10月,队伍扩大,建立台属地区的武装部队。1948年春,上级派王槐秋任台工委副书记,传达中共浙东临时工作委员会和浙东游击队的指示,正式命名该部队为浙东游击队第三支队第二大队。台工委书记邵明任第三支队政委兼第二大队政委,周象银任大队长,代号称“铁流”部队。

1948年3月11日,台属工委书记邵明率台属“铁流部队”开赴四明,途径天台、新昌两县边界,遭到国民党天台县自卫大队袭击。台属“铁流部队”移驻新昌县儒岙镇附近时,又遭国民党新昌县自卫总队袭击。“铁流部队”冲出包围,越过回山,到达东阳尖山与天台岭上交界的梅枝岭头路廊。面对部队北上受阻的实际,台属工委重新部署行动方案,决定放弃去四明山的计划,改北上为南下,到黄岩西乡与浙南括苍支队会合。“铁流部队”到大雷山后,决定派工委副书记许少春回台属地区保持与地方党组织联系;派马宁、鲁法(李宏富)两人到黄岩西乡与括苍支队联系。3月28日,马宁、鲁法两人翻山越岭到黄岩联岭乡,括苍支队得悉后,特派两名联络员到柔极乡里岙村作迎候准备。

 1948年4月2日,台属工委书记兼大队政委邵明、副书记王槐秋和大队长周象银率领台属部队30余人,从临海大雷山出发,经白水洋,渡永安溪,翻越括苍山顶,于4月4日到达黄岩柔极乡里岙村,受到了陈德妹、陈大海、陈明德和当地群众的热情接待。长期的游击生活和严酷的战争环境,使部队养成了一种特有的高度警惕性。浙东部队在里岙等了3天,浙南部队尚未到达,于是台工委领导决定:不能再在里岙逗留,应当继续南下,尽早与浙南部队会合。

4月7日,在陈大海等带领下,台属部队从里岙出发,经过栅头、周家寮、凉山、直坑到达黄岩溪乡的圣堂村。同日,为了迎接台工委负责同志及其所属部队,括苍支队第二中队政治指导员万文达,率领一个分队40余人,从仙居出发;副支队长徐寿考率领二中队另一分队和括苍中心县委第三期青训班全体学员共80余人,从联岭乡决要村出发,先后于当天下午和傍晚到达圣堂村。浙南和浙东两支兄弟部队终于在圣堂会师。

8日晚,两支部队在圣堂村圣堂殿举行集会,庆祝浙南和浙东两支部队胜利会师。会上,浙南部队代表万文达致欢迎词。他说,今天浙东浙南两支部队已胜利会师,我们决心在今后的战斗日子里,互相支援,积极配合,争取早日解放温州、台州。浙东部队代表邵明致答谢词。他说,我们两支部队欢聚一堂,证明浙东与浙南的走廊已经打通,我们这次会师山头,争取下次会师灵江。会后演出了《兄妹开荒》《王大娘补缸》《民间武术》等文艺节目。

9日,台属部队到达永嘉岭头乡中堡村,受到括苍支队支队长周丕振和支队机关的热烈欢迎,并赠送台属部队每人一套军衣。此后,台属部队便在永嘉境内的中堡、南正、培山和黄岩境内的决要、外坦等地休整。会师后,许多青年纷纷要求参军。仅在圣堂村,台属部队就吸收了6名青年入伍。

   1948年4月27日,邵明、王槐秋在陈大海的陪同下,率领台属部队40来人,由决要经圣堂,到了靠近仙居边界的黄坦村。由于翻山越岭行军,部队进行短暂休整,突然遭到驻宁溪的国民党保警第二中队第一分队和便衣队的伏击,新战士王克方在村头被击中牺牲。台属部队在察清村后山尚未被敌占领的情况下,迅速抢占了制高点,组织火力还击。战斗中,大队长周象银身先士卒,一举击毙了敌分队长金松。经过一个多小时的激战,台属部队击退了敌军。下午4时,括苍支队万文达接到情报,迅速率领一个分队由里岙前往支援,当夜与台属部队在仙居境内居家坑村会合。

1948年4月28日,即黄坦战斗第二天,台属部队随二中队一个分队到达里岙,又与二中队另一分队和青训班学员会合。此后,两支部队和青训班合在一起活动。5月7日,部队又移驻宁溪乡乌岩头村。5月8日,两支部队从乌岩头出发,午后进抵宁溪街,国民党保警队、便衣队和镇公所的人员,全部闻风而逃。部队在宁溪街上召集群众,到处刷写大幅标语,宣传人民解放军在全国大反攻的大好形势。当天晚上,部队离开宁溪,开往黄岩溪乡乡公所所在地上郑村。1948年5月10日晚,两支会师部队从上郑村转移到山根村。

5月12日,敌人纠集了黄岩保警第二中队等共约300余人,兵分三路围攻山根。两支部队和敌人发生了激烈的战斗,在激战中,万文达根据形势,作出了向村北突围的决策。随后,万文达命二班班长周崇才,带领全班迅速过溪,占领对岸山头,掩护部队向村北突围。在激战中,台属部队巧妙地击毁了敌人军号,使敌人陷入混乱。完成了掩护撤退任务后,台属部队双哨安全归队。突出重围后,两支部队按照预定的方案,分别向黄坦方向撤离。

5月13日,两支部队由黄坦移至洋头,召开干部会总结了山根突围的经验教训,此后又来到干坑、抱料。5月18日,万文达率二中队五个班,经永嘉黄山进入仙居境内;徐寿考率二中队一个班和青训班,陪送台属部队回到永黄边境的培山、南正和决要、外坦一带,继续休整。

半个月后,邵明、王槐秋得知台工委委员许少春在天台被捕,决定台属部队尽快返回台属地区。1948年6月9日,托苍中心县委和括苍支队及其所属第二中队在永嘉县南正村,由副支队长徐寿考主持,为台工委领导人及台属部队举行了欢送大会。临别前,括苍中心县委和括苍支队,先后向台属部队赠送了部分军需物资枪支弹药。

6月10日,邵明、王槐秋率领一支40来人的台属部队,告别了括苍支队,进入临海境内,踏上了新的征途。从此,浙东台属部队和浙南括苍支队,各自为战又南北呼应,与国民党军周旋于崇山峻岭之中。

浙东台属部队和浙南括苍支队在黄岩溪乡圣堂会师,具有十分重大的历史意义。两支部队除在政治上相互鼓励、相互学习外,更重要的是在军事上配合战斗,把浙东、浙南两块根据地连接起来,实现了华东分局战略部署,壮大了革命力量,激励了广大群众的斗志,为推进黄岩、台州解放起了巨大作用。

为了记录这段不平凡的历史,黄岩区委区政府在建立了浙东浙南部队会师纪念馆,黄岩区委党史研究部门与当地乡党委制作了连环画、折页等宣传资料,以丰富对党史的认识,不断增强党员干部和群众的爱党爱国历史情怀和继承光荣使命的社会责任感。

 

(作者系黄岩区委党史研究室副主任)

 

【打印本页】【关闭窗口】

分享到:
0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