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台州印记

野火烧不尽 春风吹又生
---记土地革命战争时期椒江革命活动情况
发布日期:2018-07-03                  浏览次数:

方根法

蒋介石在1927年发动的“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后,对共产党组织进行破坏,对共产党员进行逮捕和屠杀,一时中国大地,笼罩在腥风血雨中,革命的形势进人低潮。台属各县党组织大部分被破坏,唯海门独立支部得以保存。其后,宁波的吴雄、吴思维和温岭的曹廷祥、王藻青等外地党员转移到海门,以教师身份隐蔽在慈幼院小学。至11月,省党、团秘密机关七处被破坏,各地联络处和党员名单被搜走,海门独立支部随之亦暴露。省防军海门保安队第五团包围独立支部所在地的慈幼院小学,除吴思维一人被捕外,其他同志在群众的掩护下安全撤出。

1927年8月7日,中共中央在武汉召开紧急会议(即八七会议),总结大革命失败的教训,确定了实行土地革命和武装反抗国民党反动派的总方针。八七会议后,中共临时中央政治局派出许多干部到各地指导工作和传达八七会议关于土地革命和武装起义的会议精神,恢复和整顿党的组织,建立党的秘密工作机关,组织全国秘密交通网。11月,中共浙委派陈韶奏(化名李吉平)为浙南特派员到台州的宁海、临海和温岭分别召开党的活动分子会议,传达八七会议精神。

陈韶奏在台州各地党团活动分子会议上,明确了台州党组织今后工作的重点和行动的总方针,为台州实行土地革命、武装反对国民党反动派指明了道路。

在贯彻八七会议精神的同时,台州各地的共产党组织得到了迅速的恢复和发展。

1928-1931年间,设在海门的党组织机构和活动情况如下。

(1)中共临海县委迁来海门。

1928年2月,因临海县委书记张伯圻被通缉,离开临海,改由卢经武任书记,县委机关根据委员杨大才(盛君梅)的提议,迁到海门岩屿街何金彪的“马带店”楼上。后房东在为县委取经费时路遇意外,为防不测,县委机关随即撤离海门。

同年2月,共产党人俞宪卿、徐爱云在椒受捕,即遭杀害。同时中共党员石瑞芳(曹珍),以海门博济医院张光旭处为联络点,经常来海门进行革命活动。2月13日,驻海门省防军第五团(团长林显扬)机枪连在党领导下发动兵变,全连士兵以反对克扣薪饷为由,携械逃跑,遭到血腥镇压,枪毙6人。兵变失败后,石瑞芳离开海门。此事影响很大,震动亦大。引起了中共省委的重视,省委在扩大会议的决议案中曾专门提及台州(海门)的兵运工作。

3月24日,中共省委《关于台属六县工作决议案》指出:鉴于海门在台州的特殊地理位置,船工人数较多,力量较大,台属工作应“注意海门工人,特别是海员和码头工人运动,尽可能地发动他们的斗争”。5月,省委对台属工作再次作出指示“工农群众加资,反对扣粮、打击土劣的斗争(如天台、仙居)及土兵的哗变(如海门)日益发展……临海、海门、温岭等处,需要加紧领导工农斗争,鼓动士兵哗变”“台州六县的工人运动在目前应特别注意海门、临海、温岭、黄岩等为工运中心区域”。足见海门工人的觉醒和工运的发展。

5月,济南惨案发生后,海门东山中学、女子小学、慈幼院小学、印山小学等学校的师生进行上街抵制日货的宣传活动。

6月,党组织发动工人和贫民、农民开展粮食平粜斗争。

 (2)中共浙南特委机关的建立及其被破坏

1928年7月,省委派龙大道为浙南巡视员巡视台州,根据省委的指示,着手筹建浙南特委。8月16日,省委又进一步指示“台温为一斗争区(台属六县温属四县)。以台属的临海、温岭、宁海、温属的永嘉为斗争中心区域,省委决定在月内成立浙南特委,指挥这一地区的工作”。9月下旬,龙大道在天台主持召开中共浙南代表大会。会议传达了党的“六大”精神,选举产生了中共浙南特别委员会。管容德任书记,林去病、卢经训为常委,钟鼎文、袁佑文为委员,领导温属四县和台属六县的工作。会后,在葭芷六中附近一农民家建立特委机关。

1928年11月,浙南特委在椒江北岸道感堂李联芳家召开扩大会议,参加会议的有温属台属各县代表约二十人,会上进一步学习贯彻省委关于发动农民运动开展武装斗争的指示.,因原书记管容德调到省委工作,会议改选卢经训为特委书记,增选金学河为常委,王金姆、叶信庄、石英为委员,包定、郑高设为候补委员。特委领导台属6县和温属4县党的工作,特委机关由葭芷迁到海门小衙门前椒江大戏院对面杨步周家。这是温台两地最早建立的党的特委组织。

浙南特委除了在各地进行工作外,在海门开展以省立第六中学为重点的组织发展工作,李先导为临海县委成员兼“六中”支部书记,前后在该校发展了四十来名党团员,并编印各种书刊在师生中传阅,有时也组织一些报告会揭发国民党的反动本质,也宣传马克思主义。

1928年12月11日是广州起义一周年的日子,浙南特委秘密印刷了不少纪念广州起义一周年的标语和小传单,10日夜开始张贴和散发。第二天,引起全市轰动,浙保五团团长李士珍派出许多便衣侦探四出搜查。

12月15日,海门驻军浙保五团以共产党纪念“广州起义”的传单和标语为线索,经派密探侦查,对椒江大戏院对面杨步周家产生怀疑,又兼特委机关人员在擦枪时不慎走火,导致杨家被浙保包围搜捕。当场搜去文件60多份,组织名册和手枪一支及印刷器具等,并抓捕了梅其彬、周尚文、叶信庄(叶自然)等。后该团根据名册线索又包围了六中,并采取点名办法,当场逮捕了周渭滨、刘尚、李先导、方德明等。次日,李联芳在道感堂家中被捕。另外永嘉的王藩(王屏周)也被捕。至此,特委机关被破坏,但除名册上几个党员被捕外,其他各县党组织均未遭破坏。

(3)台州中心县委迁来海门及其被破坏

中共浙江省委获悉浙南特委遭到破坏,决定撤销浙南特委,温台分开,改为特派员制,原特委书记卢经训任台州特派员。

1929年2月17日,浙保五团加强实力,团部设在海门,分驻台州各县。海门的反动统治势力,有了加强。5月,台州中心县委在临海建立起来,曹珍(石瑞芳)任书记,下辖温岭、黄岩、宁海三个县委及天台、仙居的部分党组织。7月28日,台州中心县委召开活动分子会议,特别提出海门党组织的中心任务是做好海员、码头工人、邮电工人、店员、轿夫及工、学、妇、贫民等十种对象的工作。7月30日,台州中心县委召开第一次常委会,会议确定海门党组织暂由党团混合组织一个支部,还决定在海门建立工作机关,派一人负责党团工作,并兼顾黄岩的工作。

1929年7月,徐英受中共中央委派巡视台属工作。8月5日,他在向中央的报告中称:“对于商业经济的组织,还是在海门比城里(指临海县城)好。在海门的大轮船往来申、甬、台,长班的十余只,小轮船亦如此数……所以我们要特别注意到海门。”8月24日,台州中心县委召开第三次会议,再决定派绍、青两同志到海门进行联络,重整组织,恢复活动。9月5日,台

州中心县委召开第四次会议,决定再次强调,在海门建立组织,加紧训练,围绕中心工作开展活动,并决定派人驻海门指导工作,同时加强东中、六中两校的学生运动的领导。同月建立六中学生支部,海门工作的局面得以打开。到11月,台州中心县委驻海门工作机关建立,负责海门及黄岩党团工作。

由于海门白色恐怖严重,革命斗争形势十分严峻。1930年1月2日,台州中心县委采用一切办法加强各县工作,但由于海门、临海资方防范特别严密,党的中心工作难以开展。县委为此提出五条对策:一、动员一些同志找小学教员及其他职业作掩护;二、派得力同志到药业店员联合会及店员总会中去经常负责;三、命海门总工会某同志继续负责;四、调查各地同志有无散在两处生活;五、督促两处环境较好的同志加紧工作。

1930年2月下旬,中央特派员金贯真巡视温台两属工作,来到海门视察,并参加海门工人支部会议,强调要加强海门及沿海农村的工作。同时,台州中心县委将海门工人、店员中八名党员合编为一个支部,并在浙保五团内发展了两名党员。

1930年3月,由于临海南乡爆发农民反对土地陈报的斗争,国民党加强了对临海城里的控制,不便于地下活动,所以台州中心县委将工作机关迁到海门。

1930年4月18日,县委常委曹廷祥(方林)被叛徒李小妹出卖,在海门西沙河岸被捕,因中央新的通讯处仅曹一人知道,曹被捕后,海门与中央的联络通讯中断。到5月,台州中心县委通过温州中心县委,与中央重新接上关系。

1930年6月25日,浙南特委重新成立后,在海门建立了总交通处发行科接洽处。

到8月中旬,中央特派员潘心元巡视浙南,在海门与台州中心县委同志交换了意见。

1930年11月,浙南特委召开扩大会议,改选曹珍(石瑞芳)为代理书记,另指派蓝尘侣(金国祥)为台州中心县委书记,回海门主持工作。

1931年1月,台州中心县委书记蓝尘侣赴沪汇报工作。蓝尘侣走后,县委其他工作人员受右倾思想的影响,工作消极,县委工作基本瘫痪。

1931年3月7日,蓝尘侣从上海回到海门,以巡视员资格,积极联络各县党员,重新打开工作局面。4月22日,由蓝尘侣、朱渭滨、赵胜(杨敬燮)三人组成台州临时中心县委。5月,由于台州中心县委与上级党组织失去直接联系,蓝尘侣又去了上海。他在给党中央的报告中,认为日前在台州“发展游击战争已是不可能了”。随后,他回到海门,将台州临时中心县委改为台州临时中心区委,在海门东门陶宅设立工作机关。7月17日,台州临时中心区委被破坏,蓝尘侣和工作人员王惠兰(朱渭滨妻)被捕,同时被搜去文件资料一箱。杨敬燮、朱渭滨两人则仍隐蔽在临海东乡群众中,继续进行革命活动。

“九一八”事变后,陈育中、杨敬燮、朱渭滨3人再次在临海东乡庄头小学重建中共台州中心县委,陈育中任书记,杨敬燮、朱渭滨为委员。中心县委继续秘密组织农民武装,准备攻打临海城。不久,陈育中去上海寻找上级党组织未果,转而参加杭州党组织的工作,并被捕入狱。杨敬燮在游击战斗争中中弹牺牲。中共台州中心县委只有朱渭滨一人,难以开展工作,转向隐蔽,活动停止。此后,台州各地的共产党组织,只有分散得更加隐蔽的活动,全区没有统一领导的组织机构。

土地革命战争时期,虽然自“八七”会议确定实行土地革命和武装反抗国民党反动派的总方针,党组织次第恢复和建立,共产党员有了发展,并开展农村游击战争。但在国统区内,特别在国民党反动派势力严密的控制下,共产党的组织迭遭破坏,共产党员屡被逮捕,革命形势十分严峻,革命处在低潮,但共产党员仍进行艰苦的奋战阶段,红色之火种仍隐蔽下来,以待时机。   

                (作者系中共台州市椒江区委党史研究室)


【打印本页】【关闭窗口】

分享到:
0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