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台州印记

保护革命遗址,打造初心教育基地
发布日期:2019-10-11                  浏览次数:

李幸斐

 

 

习总书记《在“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主题教育工作会议上的讲话》里指出:“无论我们走得多远,都不能忘记来时的路。”革命遗址就是革命者的足迹,是中国革命留给我们的鲜活标本。保护好、建设好革命遗址,我们从中就能清楚“红色政权是从哪里来的、新中国是怎么建立起来的”。

一、目前温岭市革命遗址的现状

根据2010年至2011年温岭市委党史研究室调查,全市革命遗址中规模较大、真正有场所可以用来进行爱国主义教育活动的就是红十三军二师烈士陵园、温岭市烈士陵园两处。

遗址能零星看到革命者当年活动过的建筑物或使用过的物件或后来为了纪念建造起来的纪念塔或纪念碑、目前勉强可以用来进行爱国主义教育的革命遗址还有坞根游击大队成立旧址、红十三军二师(团)指挥部旧址、东脉坑会议旧址、浙东南交通站旧址、二战时期革命老区纪念塔、红十三军二师海上游击大队烈士纪念塔、银杏庙抗租斗争纪念馆、松门解放纪念碑、叶霞寺——土地革命时期温岭县委所在地旧址、三临大队纪念亭、箬横烈士陵园、应梅笙烈士墓。

其实,还有20多处革命遗址大多经过史料挖掘才发现的,而实际的遗址有的被不断推进的城市建设所湮没,有的则硝烟散尽痕迹也被时光擦去,但我们坚信不管时光岁月如何洗擦,革命者当年的活动情景和战斗故事仍铭刻在人们心里。所以,我室经过近10年的深入挖掘,在各镇、街道党委政府的高度重视下,加上一些革命烈士后人的积极配合,全市革命遗址可参观的纪念场所增加了8处,有的是在原有革命遗址基础上加以提升,有的是从无到有的建设:横峰革命纪念馆(在银杏庙抗租斗争纪念馆基础上提升)、梁耀南故居、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中共温岭县委旧址纪念馆(在叶霞寺——土地革命时期温岭县委所在地旧址基础上提升)、金辅华故居纪念碑、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中共温岭县委成立旧址纪念碑——城关三元桥陈恺家、新河中学解放楼(2007年毁于白蚁,2013年重建)、柳苦民牺牲地(已在门前立上标记,还有待建设提升)、金璇烈士故居(门前已立碑,市里已立项)。

对红十三军二师师部所在地——温岭这个党史大市来说,革命遗址的挖掘和建设还远远不够,欠缺综合性的革命教育场所,比如温岭市党史馆的建设,近10年来,温岭市委党史研究室一直坚持不懈搜集筹建党史馆的实物和资料,以备不久的将来能派上用场。令人欣慰的是近10年来全市各村文化礼堂建设,每个文化礼堂几乎都融入了红色教育资源,特别是关于烈士精神教育内容。

二、温岭市主要革命遗址亟待保护

笔者调研发现,全市较为成熟的几处革命遗址建设还远远不够,根本无法满足市民红色教育的需求。

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中共温岭县委旧址纪念馆位于太平街道山下金村的黄茅山上,是离温岭城区最近的一处较为成熟的革命遗址,2015年,太平街道及山下金村一起努力,对其进行改造提升,基地总占地面积达1850平方米,展厅(室)面积也有800平方米。几年来,城区周边市民参观者络绎不绝,许多党的组织活动和学生的爱国主义教育活动也在纪念馆举办,据不完全统计,每年接待市民达30000多人次。但目前最大的问题就是通往纪念馆的山路坡度太大,不易行走。

梁耀南故居位于滨海镇金闸村,原是两间两层楼土木结构老屋,年久失修,损毁严重,梁耀南之子梁景斐居住在此房子中。20091月,温岭市人民政府把梁耀南故居定为温岭市级文物保护单位。2010年,滨海镇联合有关部门把梁耀南故居修缮一新,门前竖有一块由原浙江省委副书记陈法文题写的“中共温岭县委——中共抗战时期活动旧址”的石碑。年近八旬的梁景斐向笔者介绍了故居近年来接待参观者的情况,说作为滨海镇一处主要革命遗址,参观的人蛮多的,一些党组织的支部活动经常在这儿举办,邻近的中小学学生常常在这儿举办爱国主义教育活动,作为梁耀南的后代他很感动很欣慰。据金闸村支部书记金永彬介绍说,通往故居的道路还不够宽,大巴车进出有点困难,故居前面的广场面积太小,不利于开展团队活动;另外故居还没有讲解员,影响宣传力度。

滨海镇的另一处革命遗址是滨海革命纪念馆,位于滨海镇新北村,占地面积二亩多,建筑面积484平方米,总投资65万元人民币,199616日竣工落成。内设毛泽东等领袖人物纪念厅、革命烈士资料陈列室、乡史乡情展览室、温岭党史宣传廊等。当年主要是由滨海镇岱石片老人协会组织发起兴建的,作为当地爱国主义教育基地。2013年,党史研究室和旅游局为开辟温岭市红色旅游专线实地调研过,纪念馆有专门村民管理,但由于都是义务的,人力财力都不到位;纪念馆里的布展没有及时更新,常常关着门,影响纪念馆的教育宣传效果。纪念馆不远处还有新街剿匪指挥所旧址,即剿匪英雄刘广真故居。刘广真故居只有外面的小台门还可一看,白墙黑字写着“新街剿匪指挥所旧址”字样,而里面的两间小楼年久失修,楼梯咿呀作响,楼上尘封已久。另外,滨海革命纪念馆的义务管理人年岁已大,力不从心,目前无专门管理员,纪念馆里面的布展陈旧,且布展墙面雨水渗漏导致布展斑驳不清。刘广真故居更是破旧不堪,连屋顶都有坍塌下来的危险。

为纪念在抗战时期及解放战争时期发挥过重大作用、位于大溪镇念姆洋村共产党员赵任家的浙东南交通站,1986年,温岭县委、县人大、县政府在念姆洋村建造纪念塔。2001年,中共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副书记刘锡荣题写碑名为“二战时期革命老区纪念塔”。并在纪念塔旁边立“赵任纪念馆碑记”,以此来纪念他为革命做出的杰出贡献。随着乡村建设的加快,纪念塔周边高楼林立,但纪念塔广场的绿化维护还苍劲而葱茏。如果在纪念塔旁边把赵任的纪念馆建起来,作为村的一处革命教育基地就更好了。

横峰街道石刺头村的银杏庙是土地革命时期抗租斗争纪念馆,1928年春中共温岭组织曾在这儿召开一场声势浩大的抗租动员大会,1996年横峰镇和石刺头村对银杏庙作了整修,把庙的一楼作为陈列室,在突出1928年这场抗租动员会的同时,还对全市的党史作了简要介绍。2012年,横峰街道和石刺头村又对纪念馆加以整修提升,并改名为横峰革命纪念馆。前些天,笔者走访纪念馆时发现,由于银杏庙地处山脚下,长年潮湿,所以2012年重新布展的陈列室墙上又被水气侵蚀得斑斑驳驳,墙上的宣传图片只好卸下叠在桌子上,这样严重影响了纪念馆的宣传教育作用。石刺头村书记说,这是房子所处的位置决定的,要想改变这个局面,就得对房子作隔水处理,然后重新布置陈列室,需要一大笔资金,所以未着手修缮。

坞根是红十三军二师的师部所在地,温岭的革命遗址大多集中在坞根。

红十三军二师烈士陵园是目前全市革命遗址中较为成熟的一处,二十多年来对温岭市的红色教育和爱国主义教育起到很重要的作用。整个保护和提升过程分三个阶段,1985年,为了弘扬革命烈士英名,缅怀其丰功伟绩,温岭县委、县政府和坞根乡党委、政府在坞根西山下村西山岗建立了革命烈士陵园和纪念碑,纪念碑高15.5米,正面刻有国防部原部长张爱萍题写的碑名,碑下埋葬着红二师领导人柳苦民、赵胜等18位烈士的遗骨、遗物。1998529日,又在该烈士陵园中建成中国工农红军第十三军二师革命纪念馆,建筑面积 483 平方米,陈列展示了红二师坚持武装斗争的悲壮历程,成为省爱国主义教育基地。2016年至现在,坞根镇党委、政府又多方谋划,着手烈士陵园和纪念馆的改造提升工作,前景可期。

红十三军二师(团)指挥部旧址,当年红二师(团)指挥部设在坞根洋呈大地主童古香宅院,原为二透四合院,建于清代,计数十间二层木结构楼房。20世纪70年代,童家后代分家后拆毁,现仅保留一个台门。现呈现在参观者面前的台门是岁月斑驳、饱经沧桑的面容,虽几经修缮,毕竟位于房屋的夹弄里,周边无法扩展,参观者也无法在此处开展集体活动。

坞根游击大队成立旧址位于横坑溪回龙宫,经文革破四旧,原先的回龙宫已拆除。现改扩建后面积有2余亩, 建有3个大殿,大殿旁亭子里竖着“坞根游击大队成立旧址”纪念碑。2017年,坞根镇党委、政府在纪念碑后面建起回龙宫纪念馆,供市民参观。

东脉坑会议旧址位于坞根镇沙坦庙,1987年重建有3间房,1992年扩建有30多间,占地三余亩。在庙宇正门竖有一块“东脉坑会议旧址”的纪念碑。此地离居民区近,是村民就近接受教育最便捷的地方。

在坞根虽然还有许多革命遗址,如西山下程万大家——坞根党组织活动地,三次反“围剿”作战地、红二师战士街头住宿点等,但由于年代久远,这些遗址都荡然无存。好在近十年来,坞根镇党委、政府十分重视革命遗址的建设,并把红色革命遗址与红色旅游、文化礼堂建设紧密结合起来,还模拟设置了一条红军长征路,让参观者在亲身体验红军长征的艰苦中接受红色洗礼。

近些年,温岭市的革命遗址在市各级党委、政府的关心支持下有了很大发展,不但可供参观的遗址增加,而且在对遗址的保护提升方面也做了大量工作。但是从以上列举的革命遗址看,存在的问题显而易见:

1、全市真正被保护和利用的革命遗址只占了三分之一左右,大部分都散落在历史的长河里。即使已经被保护和利用起来,大多只是停留在普通的参观游览层面。

2、已经被保护和利用的革命遗址,也只有极少数几处如温岭市烈士陵园和烈士纪念馆、红二师烈士陵园和革命纪念馆才对烈士事迹作了进一步的挖掘和利用。大多数革命遗址的布展陈旧而落后,宣传形式停留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在科技如此发达的今天,如此滞后的宣传形式肯定影响宣传教育的成效。

3、虽然近几年各级党委、政府开始重视对革命遗址的宣传,把革命遗址和红色旅游、文化礼堂建设结合起来,但仍有许多革命遗址只在某些节日对外开放,大部分时间关闭。

4、革命遗址管理参差不齐,好些革命遗址没有相关部门专门管理,除少数几处是由镇(街道)管理外,大多是村里自管,还有几处革命者后人自管,还有个别革命遗址无人管理。

三、保护提升措施

1、上下联动,整体发力。20157月,浙江财政厅颂发了《浙江省革命遗址保护专项资金使用管理办法》。从2015年开始,省财政厅拨给温岭市的革命遗址保护费5万元左右,并对革命遗址保护专项资金使用作了规范。温岭市每年拨给党史研究室全市革命遗址保护费10万元,这仍是杯水车薪,其实这几年革命遗址的保护和提升主要是镇、街道及各村在努力。笔者认为,市财政每年也应拿出一笔革命遗址专项资金,用于全市对外开放的革命遗址场馆修缮保护。2016年至2017年,温岭市民政局在市财政资金保障情况下,用了一年不到时间,规划布展了一个面积达1000多平方的烈士纪念馆,内容丰富详实,布局新颖合理,并充分运用现代高科技手段,收到很好的宣传效果,这是全市多方联动齐发力结出的硕果。坞根的红二师烈士陵园,从2016年开始提升规划,直至目前,红二师烈士陵园纪念馆陈列室已完成列项及工程招投标,还需要市、镇两级高度重视,历任领导接力拼搏才能做好。位于太平街道山下金村黄茅山上的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中共温岭县委旧址纪念馆,自2015年提升后,是周边市民最爱去参观的革命遗址,但由于通往纪念馆的道路没有修建,仅靠一条又陡又窄的山间小道在通行,严重影响了革命遗址的宣传影响力和教育效果,迫切期待全市上下联动形成合力,让全市的革命遗址有一个质和量的提升。

2、深入挖掘,活化史料。一是指充实、深化史料方面。对温岭而言,红二师的故事发生在二十世纪三十年代初,国民党的档案资料里即使有一鳞半爪,也是以反面材料的形式出现,加上我们对红二师的研究则是从八十年代起步,半个多世纪过去了,史料的流失是必然的。直至目前,我们对红二师的研究还停留在初级阶段,通过上一辈党史工作者的努力,给我们框出红二师当年革命战斗的一个大概,如对几场大的战斗描述、对二十多位红二师主要指战员的革命故事讲述,而对大部分革命烈士的英雄事迹都没有深入挖掘,对发生的战斗故事也只停留在几场重要战役上。又如对温岭北区的抗租反霸斗争及解放初的剿匪战斗史料的挖掘都还浅尝辄止。二是指对史料研究成果的运用方面。在快节奏的生活时代,史料研究成果仅以文字形式来宣传,其效果是大打折扣的,要在围绕中心、服务大局这个根本方向不变,把资政育人作为根本目标的大前提下做好史料转化工作。转化的形式可以是纪实类党史作品,也可以是文艺类党史作品。如红二师的悲壮历程本身就是一个泣天地惊鬼神的革命斗争故事,我们既可以把史料转化为党史普读本及新媒体党史作品;也可以在尊重史实基础上对史料进行文艺性加工,如影视、戏剧、舞蹈、诗歌等,使之更能被广大市民所喜闻乐见。

3、完善服务,润物无声。革命遗址不仅仅是中国共产党革命战斗历程、革命先烈与敌人斗智斗勇的重要纪念地,它承载的是中国共产党的革命精神,在和平时期它就是向广大人民群众展示先烈风范、表达革命精神的特殊场所,只有更好地开放,才能收到宣传教育的效果。所以近些年来,全国各地大力发展红色旅游,就是让中国共产党的革命精神、革命先驱的奉献精神走进人民群众的心里,并转化为正能量。完善提升革命遗址场馆,加强革命遗址的可参观性,就是要有一个供参观者参观及接受教育的场所;有一套相对完整丰富的史料陈列;当然,如果有革命先驱曾经工作和生活的遗物和图片就更加直观有感召力;有条件的革命遗址还要有一套反映遗址全貌的录音、录像资料。要有专业的讲解员。革命遗址场馆的硬件固然重要,但软件是讲解员队伍建设,在某种意义上说,是纪念馆的灵魂所在。如果有一位吃透史料,语言饱蘸情感,并能面对不同参观者给予恰如其分的解说讲解员,那参观者一定会产生强烈共鸣,革命精神和烈士风范一定能刻骨铭心。

 

(作者系温岭市委党史研究室综合科科长)

【打印本页】【关闭窗口】

分享到:
0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