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党史宣传 > 党史知识

为什么说到1935年冬浙西南游击根据地已基本丧失?
发布日期:2019-06-13                  浏览次数:

对于国民军的大规模武装“清剿”浙西南根据地,红军挺进师一方面予以坚决反击,同时也开始采取游击战争的战略战术,并积极开辟和创建新的游击根据地。

1935年9月25日凌晨,粟裕、刘英率领红军挺进师主力一部300余人从龙泉郑庄南下,在道太以东的蛤湖偷渡龙泉河。26日,袭击安仁镇浙保一团,第三纵队纵队长刘汉南在战斗中牺牲。国民党军前堵后追。红军挺进师运用“避实就虚,避强打弱,避正规军打地方武装”的作战方针,在浙闽边境与追剿的国民党军周旋。

    第一纵队在纵队行动委员会书记刘达云、纵队长王屏、政委杨金山率领下突破国民党军第六十七师封锁线,渡过瓯江,在永嘉、青田、永康、仙居、天台、新昌、东阳、缙云、磐安、丽水等县的广大地区,开展游击战争,一度逼近蒋介石老家奉化,打击和牵制了国民党军。

    留守在根据地的第二纵队、第五纵队十五支队和地方游击队,在黄富武、方志富、洪家云等领导下,立即投入反“清剿”斗争。他们召集玉岩、住溪、王村口地区的党和苏维埃政府干部会议,作战斗动员,发动群众设路障,筑工事,封锁水陆要道。陈凤山等在安岱后村召开松(阳)遂(昌)龙(泉)3县游击支队长以上干部会,布置坚壁清野。罗卓英获悉红军挺进师主力突围进入浙闽边境后,只派1个师约5个团的兵力投入追堵,仍将大部分兵力箍住浙西南游击中心区,几万大军“步步为营”,对浙西南游击根据地进行残酷的“清剿”。  坚守浙西南游击根据地的广大军民紧密配合,英勇作战,但由于双方力量对比过于悬殊,反“清剿”斗争很快遭到失败。10月5日,国民党军向龙(泉)浦(城)游击根据地发动进攻,红军挺进师第二纵队政委、龙浦县委书记方志富在龙浦县茶园坑战斗中牺牲。第五纵队、地方游击队和特委机关坚守在玉岩、燕田、安岱后、小吉、枫坪、斗潭一线,连日与国民党军激战。失利后部队向王村口方向突围,在柳山头遭国民党军的夹击,部队被打散,第五纵队政委柯勤发和大部分干部、战士牺牲。黄富武不久被捕,后在丽水牺牲。坚守住溪的第二纵队第六支队指战员大部分牺牲。松遂龙游击队总指挥陈凤生、副总指挥卢子敬和玉岩区苏维埃政府主席陈丹山也先后牺牲。在反“清剿”斗争中,红军和根据地干部群众先后有820余人被捕,370人牺牲。到1935年冬,浙西南游击根据地基本丧失。

在这次浙西南反“清剿”斗争中,红军挺进师两个纵队只有少数指战员冲出重围,转移到江(山)遂(昌)边界坚持斗争。奉命留守浙西南游击根据地的红军指战员以少量的兵力英勇抗击了国民党正规军的大规模进攻,牵制了国民党军“清剿”的兵力,掩护了红军挺进师主力顺利转移,打破了国民党妄图于11月20日前“肃清”红军挺进师的计划。

【打印本页】【关闭窗口】

分享到:
0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