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党史研究

三战解放天台城
发布日期:2019-07-18                  浏览次数:

罗灵英

 

辽沈、平津、淮海三大战役后,国民党政府在长江以北的力量全线崩溃,即便依据长江天堑也难以组织起系统的防御。在美国指使下,国民党政府再次释放“和谈”烟幕,企图获得喘息机会,卷土重来。针对这种情况,毛泽东在1949年新年发出“将革命进行到底”的号召,指出“敌人是不会自行消灭的,无论是中国的反动派,或是美帝国主义在中国的侵略势力,都不会自行退出历史舞台。”根据中央的部署,浙东临委决定适当集中武装,攻打中小城市,形成小块解放区,配合大军南下。

按照浙东临委的部署,浙东人民解放军第二游击纵队计划进行一次攻城演习战。经过对政治形势、社会情况和地理形势的反复分析,最后决定首先攻打天台城。作出这一战略决定的主要原因:一是因为天台南北两头都有大岭阻隔(北有会墅岭,南有猫狸岭),可以踞险阻击援兵;二是国民党一向重视天台,如果攻下天台的城防,对国民党形成政治上的冲击,必将大大超过攻下其他县城;三是天台城处于杭州到温州的公路线上,打下天台,军事影响较大;四是彼时,蒋介石正“引退”在奉化溪口,国民党军警云集浙东保驾,如果浙东临委抓住时机成功攻克天台县城(因天台临近奉化),将给蒋介石当头一棒。

 

一攻天台城

 

19492月初,春节刚过,为了迷惑和麻痹天台、三门的国民党守军,浙东人民解放军第二游击纵队率第三、第四支队转移至东阳县尖山镇(现属磐安),并在尖山开展紧张地练兵活动。战士们冒着风雪,白天练习射击、刺杀、爬城、跳壕;夜晚练习摸哨、格斗、巷战,积极准备攻打天台县城。

为了隐蔽作战意图,转移国民党武装的注意力,浙东临委指示新昌地方党组织在新昌城内张贴游击队攻打新昌的标语,散发解放新昌的传单,造成革命武装即将进攻新昌的假象。这一系列行动使得新昌城内的国民党政府要员坐立不安,而真正面临进攻的天台县城里,国民党县长徐承德却毫未察觉。

早在1948年底浙东临委就将民主同盟盟员汤圣贤和进步青年孙新方遣返回天台老家,任务是帮助搜集情报和物色内应人员。当时,恰逢年关,汤圣贤、孙新方以走亲访友的名义与国民党政要军警地方实力派接触,设法了解天台守军的武器装备、军事设防等情况。19491月,汤圣贤在其父开办的“聘三医院”三楼召集天台各界人士举行时事座谈会,与会者态度各异,既有倾向进步的,也有极端反动的。汤圣贤则以超脱国共两党之外的第三者身份出面。会上谈及万一解放军打过长江,国民党军队撤离后,天台县城该如何保护等问题。汤圣贤、孙新方借此了解与会者的政治态度,并间接宣传革命形势,启发他们用正确的态度迎接解放。此外,二人还物色到一部分内应与向导人员。

为进一步收集情报,在进攻天台前夕,第二游击纵队侦察参谋蒋杰奉命入城,以汤圣贤姑表兄弟的身份,与汤圣贤、孙新方取得联系,并以观光闲游之名,实地勘察天台县城国民党武装兵力部署情况。孙新方积极配合蒋杰的侦察活动,以《天台县志》的城关略图为蓝本,编绘了一张军用图,交蒋杰带回部队。

一切准备就绪后,194929日下午,浙东二纵队从尖山出发,急行军近百里,当夜逼近天台城。10日凌晨,各部进入指定地点,发起进攻天台县城的战斗。除部分兵力扼守会墅岭,控制猫狸岭,卡断南北通道外,二纵队的“机动”、“灵活”、“铁流”、“铁马”等部共七八百人,向预定目标发起猛烈进攻

“机动”部队从天台东北角城缺突入城内,然后兵分三路向国民党驻军发起攻击。第一路由“铁马”突击队一马当先,“机动”的一个排紧随其后,直扑齐家祠堂。向导原为国民党自卫大队第一中队的班长,他利用自己的身份,带领突击队很快冲进驻营,一枪未发,俘虏自卫大队第一中队全体官兵。第二路是由“机动”的一个排,负责进占映台庙的警察局。由于内线接应,部队很快突入警察局,将局里警察全部缴械。第三路是汤圣贤带领的“机动”另一个排,进攻国民党天台县政府。冲在最前面的突击班在靠近县政府时,遭到埋伏在鼓楼上的国民党刑警队负隅顽抗,双方发生激烈战斗,“机动”部队突击班副班长夏学忠、战士杨鸿庆中弹牺牲。后续战士个个义愤填膺,奋不顾身地向前冲杀,一鼓作气占领了县政府。

“灵活”部队兵分两路:一路将驻陈家祠堂的国民党天台自卫大队第二中队包围起来,很快将该中队就地歼灭;另一路直冲营前,包围国民党县党部,擒获反动头目叶绍春。

“铁马”部队的另外一部份战士在城外待命。城内枪响时,他们就沿着城脚从南北两个方向扫荡沿城守军。听到城内枪响后,原驻防各城楼的“浙保”纷纷撤逃,天台北门至大南门的弧形城防很快为“铁马”所掌握。

四支队长邵明率“铁流”部队一个排进攻大西门前,城门的顶门杠早已被内应人员暗中卸掉,因此“铁流”部队顺利地冲进城内。不到半个小时,国民党在城里的所有据点都被游击队攻占。 

然而,“铁流”另一个排和“台西独立大队”攻击广济庵守军时,遭到守军的顽抗。该处守军是“浙保”突击大队的一个中队,他们凭借精良的武器和深院隔水的有利地形,用机枪封锁桥面,游击队一时难以突破。城里的战斗胜利结束后,指挥部立即组织部队兵分三路包围广济庵守军。守军见势不妙,接连三次冲锋企图夺桥南逃,都受到游击队阻击,“浙保”突击大队中队长被击毙。守军见逃跑不成,就退入营房。游击队趁机冲过大桥,冲到营房门口,包围了守军据点。被困在营房里的守军用机枪向外疯狂扫射,“机动”四中队副排长邱康超对守军喊话时中弹牺牲。此时,“铁流”一排长金丕祥在另一名战士配合下,紧贴墙壁,隐蔽前进,接近营房,趁守军枪手准备换梭的一刹那,伸手抓住发烫的枪管,一扭一扽,使劲夺过机枪。“缴枪不杀”,我游击部队一边继续火力密集攻击,一边高声喊话,渐渐地,“浙保”突击大队不再打枪,挑起一顶发白的军帽从楼窗口向外挥动,以示缴械投降。

第一次攻克天台县城的战斗,浙东游击纵队以较少的代价换来辉煌的战果,游击队牺牲3人,共歼守军300多名,缴获轻重机枪7挺,长短枪358支及大批弹药,以及收报机、印刷机等大批物资。

此次克城战斗,极大地鼓舞了浙东军民的革命斗志,推进了革命形势的发展,在国内外引起不小惊动。当时的《东南日报》、《大公报》、《文汇报》均在显要版面以大字标题予以报道。大洋彼岸美国一家通讯社也报道说:“活动在中国滨海的红色游击队居然解放了距蒋介石氏家乡仅一百八十华里的天台县城。”为了挽回败局,国民党赶忙从新昌、临海、三门等地调兵数千企图重占天台城。浙东第二游击纵队则在完成了预定的演习性作战任务后,按原定计划,于211日主动撤离天台县城,并教育释放了叶绍春等人。

 

二攻天台城

 

浙东第二游击纵队从天台县城主动撤离后,部队经过休整,于216日在宁海山洋召开解放三门作战会议。17日,一举攻克三门县城海游和重镇亭旁,解放三门。三解放后,浙东主力部队挥师西进会稽地区。经过一段时间的休整,考虑到会稽方面暂时没有进攻的目标,为了进一步扩大游击队的军事政治影响,解决给养问题,决定回师再攻天台县城。

行动前,指挥部派侦查员入城侦察。当时,守城国民党部队主力为国民党台州专署保安独立营的一个连,约130人枪,配有4挺机枪,白天,守军分驻天台县枫树头山碉堡、文明门城楼、东郊等处,入夜情况不明,只见县城四门紧闭,守军放哨警戒。在粗粗掌握敌情后,指挥部于31日深夜召开中队以上干部会议,布置作战任务。2日凌晨,浙东游击纵队再次奔袭天台城,参战部队有纵队第三支队的“天台”(原“机动”)、“三门”(原“灵活”)顽强(原“铁马”)等部七八百人。

按照部署,“三门”部队对付枫树头山、文明巷一带敌人。由于枫树头山碉堡与文明门等城楼,国民党守军白天荷枪实弹防守,夜里缩回大雁山碉堡,所以“三门”部队轻松占领枫树头山,控制小北门城楼,随后部队直下文明巷,到达国民党县政府门口。另一边,指挥部直结率领“顽强”部队爬墙进城,直插县后巷,撬开东西两园的大门扑入国民党县政府,只见里面静悄悄的,废纸杂物散落满地,第一次克城战斗留下的现场仍旧没有清理。显然,国民党官员没有在县府里留宿,搜索中也只在节孝祠找到几个躲起来的散兵,游击队再次轻而易举地占领国民党天台县政府。占领县政府后,“顽强”部队立即往左奔向应台门去攻击城楼上的独立营守军。踞守在城楼上的国民党独立营守军,依仗武器上的优势,居高临下地向进攻部队扫射。艰难时刻,一位“顽强”战士绕道前进,爬上紧靠城楼的屋顶,再沿屋栋腾身跃上城楼屋脊,扒开瓦片,将枪伸进楼内猛烈射击。吓得楼内守军急忙逃出城楼,向城外跑去,守军排长半路回头举枪顽抗,被游击队击毙。到此,游击队仅以3人轻伤的代价,便将守城国民党武装歼灭,再度攻克天台城。

城内战事顺利进行,但是在攻取东郊大雁山的战斗中,游击队处境却非常尴尬。原计划由“天台”部队分两路包抄大雁山守军,不料,那天凌晨大雾弥漫,能见度很低,向导辨不清东南西北。“天台”部队在田塍间摸索前进,搜寻目标,忽然隐约发现几座高耸的碉堡,不料,被堡内国民党守军发觉,先开枪射击我游击战士。副班长沈宇康中弹牺牲,排长邢祥生和班长徐金中受重伤。各排游击战士见状,只能压足子弹,对着模糊的碉堡,狠命还击。上午9时左右,大雾散开后,才发现我游击部队误入荒草坟堆里,被碉堡群里的国民党守军火力交叉控制,难以脱身。尽管形势极其严峻,“天台”部队的战士们没有被困难吓倒,他们尽力利用地形进行英勇顽强地战斗。战士们有的用渗湿的棉被盖在自己身上做掩体坚持战斗,交替掩护、滚动;有的急中生智给稻草人穿上军衣军帽,诱敌射击,突破封锁;有的搭成人梯爬冒着弹雨爬上碉堡投掷手榴弹,却被守军居高临下甩下的手榴弹炸伤牺牲……战斗异常艰难,在守军碉堡群火力网内的游击战士,一移动就暴露目标,难以退出。指挥部试用60炮轰击碉堡,可是由于游击战士离碉堡太近,易造成误伤,不能猛轰,60炮威力难显。新任副支队长汤圣贤见状,自告奋勇开展喊话宣传,发动政治攻势,大声宣传共产党的革命路线和方针政策,告知游击队已占领天台县城,劝堡内守军投降,却不幸被杀红了眼的国民党守军用枪弹洞穿胸部,夺去了年轻的生命。

   战斗一直坚持到傍晚,游击队才在暮色的掩护下撤出大雁山,指挥部下令部队移驻天台县西区平镇休整。虽然第二次克城战斗使得浙东游击纵队付出了牺牲10人、伤37人的重大代价,但是不到一个月时间,游击队连续两次攻打天台县城,足以令退居溪口的蒋介石寝食难安。

 

护城战斗和天台的解放

游击队第二次进攻天台城之后,蒋介石出于保护老巢、开辟逃跑路线的需要,将江北败退下来的嫡系“长江部队”220师一团调到天台,以加强防务。“长江部队”在当时堪称武器精良,装备齐全,弹药充足。“长江”进入天台后,对驻地百姓张牙舞爪,敲诈勒索,强迫百姓供应食物。

与此同时,随着革命形势的迅速发展,人民群众迅速觉悟起来,纷纷参加解放军,革命队伍不断壮大。天台地方武装也发展迅速,特别是山区,到处都有共产党领导的游击武装。地方武装在党组织领导下,在加强游击基本区防务同时,主动出击,用“捉迷藏”、“打麻雀”等办法,在进驻地张贴标语,发动群众反对“长江部队”到处派柴、派菜、派粮,甚至半路拦截“供应”退还给群众,搅得“长江部队”寝食不安,不敢出城镇一步。为求“安宁”,“长江部队”牛团长特备一担酒食,派人送到后岸村,央求地方绅士出面同中共临天仙工委谈判,“谈判”中心内容是“长江部队”派“供应”的地域范围。结果,“谈判”未成,“长江”牛团长非常恼火,他派出一个加强连,全副武装到“最难收的紫凝乡”去收“供应”。游击队四支队二大队得到情报后,在铁石岭峡谷进行伏击,“长江部队”不仅没有收到“供应”,反而丢下5具尸体,拖走了12个伤员,狼狈逃走。就这样,天台地方游击武装想方设法牵制住全副美式武装的国民党正规军,使他们龟缩在几个据点里,不敢远出。地方游击武装这一切卓有成效的活动,为迎接大军南下和解放天台,打下了坚实的群众基础。

422日,百万雄师渡过长江。23日占领南京。随后,大军继续南进。为迎接解放大军南下,顺利接管城镇,稳定社会秩序,4月下旬,中共台属工委与四支队发出《关于政治整训的指示》,月底,四支队和台属各县大队、区中队排以上干部以及部分地方干部(除少数原地留守外),都集中到三门亭旁进行整训。一系列党的政策、政治思想和组织纪律的教育,大大提高了台属地区广大干部和指战员的政治觉悟,为顺利解放接管天台县城作了思想上和组织上的准备。53日,杭州解放。为适应形势发展的需要,5月中旬,中共台属工委在三门海游召开扩大会议,决定结束中共天新工委机构,成立中共天台县委及县人民政府,邹逸任县委书记兼县长。

面对渐逼渐近的解放大军和日益精干的地方游击部队,台属国民党军政头目如坐针毡,惶惶不可终日。522日下午,在天台城内工作的张谦,根据“长江部队”拆电线、整理行装的迹象,推断国民党守军即将逃跑。张谦立即设法将这一情况通报天南工作队留守班,工作队得到消息,即刻派人飞奔三门海游,报告中共台属工委。23日上午,“长江部队”仓皇逃离天台,国民党在天台的所有机构随之解体,天台县城沦为一座混乱的空城。通过协商,23日下午,浙东第十办事处驻天台港南工作组留守人员到达坑边村,接受国民党县自卫大队叶良金中队的投诚,并邀约玉湖街裘定章带人进城协助维稳。24日凌晨,浙东第十办事处驻天台港南和欢岙的工作组先后进入天台城,建立工作机构,维持地方秩序。进城游击武装书写安民告示张贴于县府大门口照墙上,要求在城居民保持镇静,维护治安,遵守社会秩序。至此,由共产党领导的武装控制了天台县城。

台属工委接到天台方面的情报后,当即召开紧急会议,并作出三条决定:1.地方武装未经台工委批准,一律不准入城;2.命令天台县商会会长袁炼和第一次克城时被游击队俘虏经教育后释放回城的原天台国民党头目叶绍春等人,负责保护国库资产,机关档案;3.命令在三门整训的台属武装主力四支队和天台县委领导,立即奔赴天台城。就在四支队赶赴天台城途中,以褚定强为首的一伙武装土匪准备乘机进城洗劫。彼时,我进城武装尚在布置城防,褚定强的先遣人员混进城了。随后七八十名土匪押着百多名民夫带着箩筐、麻袋,企图进城洗劫。未等土匪大部队近城,我进城武装已关上城门。于是,武装土匪就占领临川桥西首的桥上三层楼、茶楼等有利建筑物,与城里守城部队对垒。在此紧急关头,天台城内留守人员立即行动起来,以裘定章为首的群众武装和刚投诚过来的原国民党天台县自卫队叶良金中队分赴各城门协同防守。叶良金凭借与褚定强有亲戚关系,出城劝褚定强退出城区,听候调遣。但是,褚定强匪性不改,拒绝劝说,指使部下开枪,叶良金不幸中弹牺牲。城楼上的守城部队随即应声开枪还击,打响了护城战斗。护城战斗得到天台城里各界群众积极支持,许多群众将“长江部队”逃跑时丢失在城里的枪弹主动送交守城部队,商会会长主动献出私藏的枪弹,还动员各商家送来馒头、糕饼、点心、茶水,慰劳守城战士。尽管褚定强部沿着小西门、北门,逼近东门,多次试图寻找薄弱点突击进城,但我守城战士在群众的支持下,沉着应战,奋勇还击,使土匪无机可乘。

为了抢时间,邵明又指派肖群率第三大队第二中队日夜兼程,25日凌晨赶到天台县城。土匪获悉台工委的大部队即将赶到,不得不狼狈撤逃。护城战斗宣告胜利结束。8时左右,中共台属工委与中共天台县委领导率第四支队和天台县大队武装雄赳赳地开进了天台城。随后,四支队和天台县委顺利接管天台县城,并成功收编部分散兵游勇。经过三次战斗洗礼的天台城终于迎来了真正的解放!天台县城的解放,对配合南下大军解放全浙东起到有力地推动的作用,进一步加速了台州解放的进程。

(作者系台州市委党史研究室征研处干部)

 

【打印本页】【关闭窗口】

分享到:
0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